凌晨5点30分,太阳已经升起,曼城的最后一名球迷从阿塔图尔克奥林匹克体育场返回伊斯坦布尔市中心。这座被誉为“世界十字路口”的城市正在迎来新一天的黎明。

拿破仑有一句名言:“谁拥有君士坦丁堡,谁就应该统治世界”。曼城目前还不是世界冠军,但在周六晚上,蓝月军团成为了欧洲冠军,罗德里下半场的进球击败了国际米兰,让瓜迪奥拉和他的球员们拿到了队史第一座欧冠,历史性地加冕“三冠王”。

曼城的成功让我们不禁再次反思:尽管瓜迪奥拉的智慧和球员们的才华无法忽视,但这支球队的各项荣誉很大程度上建立在阿布扎比的财富和雄心之上,而对他们来说,这项运动似乎更像是一种外交工具,一种为达特殊目的的手段。

足球世界正在发生着变化,本赛季极其漫长,英超联赛于去年8月5日开始,欧洲各大联赛也随之开赛,9月6日开始的欧洲冠军联赛小组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早一些,而欧冠决赛是在几天前的6月10日才结束,由于卡塔尔冬季世界杯的缘故,整个赛季在两端都被拉长。

对于曼城的大多数球员来说,在接下来的一周左右的时间里会有国际比赛,然后稍作休息,就又要前往日本和韩国进行季前巡回赛,新赛季开始之前,还会有在希腊举行的欧洲超级杯,和在沙特阿拉伯举行的世俱杯。赛季开始后,又是一月份的非洲杯和亚洲杯,以及明年夏天的欧洲杯和美洲杯。

瓜迪奥拉和克洛普等教练早就抱怨过密集赛程对球员的伤害,但他们对此也无能为力,因为俱乐部和足协为了利益,他们只想更多。

对于我们球迷来说,无论是在现场还是在酒吧,亦或是在在世界的另一端熬夜或早起,这样的足球令人筋疲力尽。但这就是现代足球,尤其是欧洲足球无所不在的本质。我们在消费它,它也在消耗我们。

它在很多时候占据了我们的生活。当我们不看比赛时,我们可能仍被转会市场的各种流言蜚语所吞噬,或者消化着五年前根本不存在的那种战术或数据分析,再或者为游戏中的梦幻阵容而烦恼、押注我们一无所知的球队和联赛、和网上不喜欢我们“主队”的球迷骂战。

回想起赛季开始的前几个月,赛场外的故事一直在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巴萨似乎每天都在努力说服西甲的审计员允许他们登记新援;图赫尔在切尔西被新老板解雇;C罗接受摩根 (Piers Morgan) 采访时发着对曼联的牢骚;英国足球因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去世而陷入停滞;印尼体育场的可怕悲剧,造成135名球迷在踩踏中丧生。

最近几个月同样如此:巴萨的内格雷拉案,尤文的财务造假案,曼城违反英超联赛财务规定的115项指控。而从这些案件中,你感觉当局变得强硬了,但时间会证明一切。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类似的严格监管对俱乐部几乎没有任何影响,这些俱乐部已经变得强大到无法控制。

欧洲足球正面临着一场灵魂之战。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对手不是那些历史悠久的传统俱乐部,也不是近来斥巨资引入C罗、本泽马,渴望挑战欧洲足球霸主地位的沙特联赛。

这是一场“old money”和“new money”之间的文化战争,是传统俱乐部与国有或受国家资本影响的俱乐部之间的战争,后者的背后老板,似乎总是容易表现出贪婪利己的一面,以及对比赛本身的漠视,而联赛和俱乐部则在这样的环境下远离初心,越走越远。

作为一名足球作家,我可以选择忽略这些问题,引用一位著名的体育编辑的话,“足球比赛是一帮穿球鞋的男人,而不是穿西装的男人的游戏,”或许是我过虑了,太关注这些问题,以至于分散了本该放在足球本身上的注意力。

但任何深切关注这项运动的人,都应该对欧冠联赛中竞争平衡被扭曲的方式感到困扰,因为如此多的权力和财富集中在少数联赛中的少数俱乐部手中。任何深切关注这项运动的人也都应该认识到,大俱乐部的国有资本背景,将有可能会是足球世界的一个定时炸弹。

而按照这个标准,曼城的成功故事可能会让你感到厌恶,当足球评论员谈论一个“童话故事”时,主角应该是当地社区的一名普通男孩,而不是关于某个政权试图通过足球比赛的魅力来‘洗刷’其严重受损的国家形象。

曾经存在着这样一种观点,即使是曼苏尔 (Sheikh Mansour) 也无法将曼城变成冠军球队,更遑论如今它已成了欧洲霸主。曼城被中东资本收购的初期,弗格森曾被问道,是否能够想象曼城成为曼市德比中更被看好的一方,老爵爷当时的回答是:“在我有生之年不可能”。

鉴于曼城球迷此前长期受苦的事实,没有人会嫉妒曼城如今的成功。但我们的问题是,一些球队和其他球队之间的财政鸿沟已经无法逾越,而欧足联的财政公平法案永远只会加剧这些不平等。

正如俱乐部的国家所有权背景是不合理的,过去几十年比赛的财富分配方式也是不合理的,两者都是这项运动管理不善的症状,强者恒强,大俱乐部不断将追求财富置于一切之上,永远不会停下来担心钱从何而来,为何而来。

欧冠奖杯被刻上了新的名字,对于瓜迪奥拉、他的球员、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和那些长期以来一直渴望球队取得成功的球迷来说,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但不得不说,曼城作为历史上第一个拥有国家资本背景的欧冠冠军,已将足球这项运动本身,推向了十字路口。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足球比赛的质量从未像现在这样高过,但所有的地缘政治纠葛,也会让人不禁思索,这项运动的未来到底在哪里。

虎扑足球翻译团是一个聊球、八卦、学外语的有趣团体,只要对语言有一颗热爱的心,虎扑翻译团就欢迎你的加入

凌晨5点30分,太阳已经升起,曼城的最后一名球迷从阿塔图尔克奥林匹克体育场返回伊斯坦布尔市中心。这座被誉为“世界十字路口”的城市正在迎来新一天的黎明。

拿破仑有一句名言:“谁拥有君士坦丁堡,谁就应该统治世界”。曼城目前还不是世界冠军,但在周六晚上,蓝月军团成为了欧洲冠军,罗德里下半场的进球击败了国际米兰,让瓜迪奥拉和他的球员们拿到了队史第一座欧冠,历史性地加冕“三冠王”。

曼城的成功让我们不禁再次反思:尽管瓜迪奥拉的智慧和球员们的才华无法忽视,但这支球队的各项荣誉很大程度上建立在阿布扎比的财富和雄心之上,而对他们来说,这项运动似乎更像是一种外交工具,一种为达特殊目的的手段。

足球世界正在发生着变化,本赛季极其漫长,英超联赛于去年8月5日开始,欧洲各大联赛也随之开赛,9月6日开始的欧洲冠军联赛小组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早一些,而欧冠决赛是在几天前的6月10日才结束,由于卡塔尔冬季世界杯的缘故,整个赛季在两端都被拉长。

对于曼城的大多数球员来说,在接下来的一周左右的时间里会有国际比赛,然后稍作休息,就又要前往日本和韩国进行季前巡回赛,新赛季开始之前,还会有在希腊举行的欧洲超级杯,和在沙特阿拉伯举行的世俱杯。赛季开始后,又是一月份的非洲杯和亚洲杯,以及明年夏天的欧洲杯和美洲杯。

瓜迪奥拉和克洛普等教练早就抱怨过密集赛程对球员的伤害,但他们对此也无能为力,因为俱乐部和足协为了利益,他们只想更多。

对于我们球迷来说,无论是在现场还是在酒吧,亦或是在在世界的另一端熬夜或早起,这样的足球令人筋疲力尽。但这就是现代足球,尤其是欧洲足球无所不在的本质。我们在消费它,它也在消耗我们。

它在很多时候占据了我们的生活。当我们不看比赛时,我们可能仍被转会市场的各种流言蜚语所吞噬,或者消化着五年前根本不存在的那种战术或数据分析,再或者为游戏中的梦幻阵容而烦恼、押注我们一无所知的球队和联赛、和网上不喜欢我们“主队”的球迷骂战。

回想起赛季开始的前几个月,赛场外的故事一直在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巴萨似乎每天都在努力说服西甲的审计员允许他们登记新援;图赫尔在切尔西被新老板解雇;C罗接受摩根 (Piers Morgan) 采访时发着对曼联的牢骚;英国足球因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去世而陷入停滞;印尼体育场的可怕悲剧,造成135名球迷在踩踏中丧生。

最近几个月同样如此:巴萨的内格雷拉案,尤文的财务造假案,曼城违反英超联赛财务规定的115项指控。而从这些案件中,你感觉当局变得强硬了,但时间会证明一切。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类似的严格监管对俱乐部几乎没有任何影响,这些俱乐部已经变得强大到无法控制。

欧洲足球正面临着一场灵魂之战。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对手不是那些历史悠久的传统俱乐部,也不是近来斥巨资引入C罗、本泽马,渴望挑战欧洲足球霸主地位的沙特联赛。

这是一场“old money”和“new money”之间的文化战争,是传统俱乐部与国有或受国家资本影响的俱乐部之间的战争,后者的背后老板,似乎总是容易表现出贪婪利己的一面,以及对比赛本身的漠视,而联赛和俱乐部则在这样的环境下远离初心,越走越远。

作为一名足球作家,我可以选择忽略这些问题,引用一位著名的体育编辑的话,“足球比赛是一帮穿球鞋的男人,而不是穿西装的男人的游戏,”或许是我过虑了,太关注这些问题,以至于分散了本该放在足球本身上的注意力。

但任何深切关注这项运动的人,都应该对欧冠联赛中竞争平衡被扭曲的方式感到困扰,因为如此多的权力和财富集中在少数联赛中的少数俱乐部手中。任何深切关注这项运动的人也都应该认识到,大俱乐部的国有资本背景,将有可能会是足球世界的一个定时炸弹。

而按照这个标准,曼城的成功故事可能会让你感到厌恶,当足球评论员谈论一个“童话故事”时,主角应该是当地社区的一名普通男孩,而不是关于某个政权试图通过足球比赛的魅力来‘洗刷’其严重受损的国家形象。

曾经存在着这样一种观点,即使是曼苏尔 (Sheikh Mansour) 也无法将曼城变成冠军球队,更遑论如今它已成了欧洲霸主。曼城被中东资本收购的初期,弗格森曾被问道,是否能够想象曼城成为曼市德比中更被看好的一方,老爵爷当时的回答是:“在我有生之年不可能”。

鉴于曼城球迷此前长期受苦的事实,没有人会嫉妒曼城如今的成功。但我们的问题是,一些球队和其他球队之间的财政鸿沟已经无法逾越,而欧足联的财政公平法案永远只会加剧这些不平等。

正如俱乐部的国家所有权背景是不合理的,过去几十年比赛的财富分配方式也是不合理的,两者都是这项运动管理不善的症状,强者恒强,大俱乐部不断将追求财富置于一切之上,永远不会停下来担心钱从何而来,为何而来。

欧冠奖杯被刻上了新的名字,对于瓜迪奥拉、他的球员、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和那些长期以来一直渴望球队取得成功的球迷来说,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但不得不说,曼城作为历史上第一个拥有国家资本背景的欧冠冠军,已将足球这项运动本身,推向了十字路口。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足球比赛的质量从未像现在这样高过,但所有的地缘政治纠葛,也会让人不禁思索,这项运动的未来到底在哪里。

虎扑足球翻译团是一个聊球、八卦、学外语的有趣团体,只要对语言有一颗热爱的心,虎扑翻译团就欢迎你的加入

国家资本俱乐部漠视社区?不敢苟同,以英超为例,这十年青训搞得最好、配套设施建设最好的是哪家啊?是车子曼城🤔足球俱乐部就不该用来给老板吸血,收益用来反哺青训回馈社区才是良性道路。都是资本分性质有必要吗?美国老板给足球带来了什么?瞎指导还是借机赚钱?哪里比阿布强比中东财团强?是美国护照吗?

国家资本俱乐部漠视社区?不敢苟同,以英超为例,这十年青训搞得最好、配套设施建设最好的是哪家啊?是车子曼城🤔足球俱乐部就不该用来给老板吸血,收益用来反哺青训回馈社区才是良性道路。都是资本分性质有必要吗?美国老板给足球带来了什么?瞎指导还是借机赚钱?哪里比阿布强比中东财团强?是美国护照吗?

刚反思完,隔壁传出被卡塔尔收购的消息,一片欢呼雀跃,没人讨厌自己爹有钱。大多数时候是讨厌为什么有钱人不是自己爹。要是单靠国家资本博弈能左右得了体育运动,中国早就规划出世界杯了

刚反思完,隔壁传出被卡塔尔收购的消息,一片欢呼雀跃,没人讨厌自己爹有钱。大多数时候是讨厌为什么有钱人不是自己爹。要是单靠国家资本博弈能左右得了体育运动,中国早就规划出世界杯了

但其实没差国有资本是资本,私人资本就不是资本了,豪门底蕴啊都是在某个时期有愿意花钱的老板。

但其实没差国有资本是资本,私人资本就不是资本了,豪门底蕴啊都是在某个时期有愿意花钱的老板。

国家资本俱乐部漠视社区?不敢苟同,以英超为例,这十年青训搞得最好、配套设施建设最好的是哪家啊?是车子曼城🤔足球俱乐部就不该用来给老板吸血,收益用来反哺青训回馈社区才是良性道路。都是资本分性质有必要吗?美国老板给足球带来了什么?瞎指导还是借机赚钱?哪里比阿布强比中东财团强?是美国护照吗?

国家资本俱乐部漠视社区?不敢苟同,以英超为例,这十年青训搞得最好、配套设施建设最好的是哪家啊?是车子曼城🤔足球俱乐部就不该用来给老板吸血,收益用来反哺青训回馈社区才是良性道路。都是资本分性质有必要吗?美国老板给足球带来了什么?瞎指导还是借机赚钱?哪里比阿布强比中东财团强?是美国护照吗?

其实old money和new money之争主要在于财富主体对球队的归属感和投入倾向 会员制俱乐部和那些家族资本掌控的传统俱乐部会更具备持续经营的意愿 同时因为长期拥有球队 老板自身也被俱乐部视为功勋 更愿意加大投入 而资本更倾向于短期收益 一切以ROI为核心 典型案例就比如掌握米兰的红鸟 而卡塔尔和沙特这样的外国资本 没有本国基因 很难说未来几十年不会成为另外一个红鸟

其实old money和new money之争主要在于财富主体对球队的归属感和投入倾向 会员制俱乐部和那些家族资本掌控的传统俱乐部会更具备持续经营的意愿 同时因为长期拥有球队 老板自身也被俱乐部视为功勋 更愿意加大投入 而资本更倾向于短期收益 一切以ROI为核心 典型案例就比如掌握米兰的红鸟 而卡塔尔和沙特这样的外国资本 没有本国基因 很难说未来几十年不会成为另外一个红鸟

“大俱乐部不断将追求财富置于一切之上”?是曼城追求财富还是切尔西在追求财富?还是那些宁肯放弃追求荣誉也要卖掉当家球星的俱乐部在追求财富?

“大俱乐部不断将追求财富置于一切之上”?是曼城追求财富还是切尔西在追求财富?还是那些宁肯放弃追求荣誉也要卖掉当家球星的俱乐部在追求财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